中国首家眼科基因疗法公司聚焦罕见病,潜心十年造福1.5亿

今天,以基因治疗为代表的医学革命已拉开恢宏序幕。遥想1972年,美国著名生物学家Theodore Friedmann在Science上发表了一篇划时代文章,前瞻性提出基因治疗的设想,历经四十年发展,最初的梦想终于成真:多项基因治疗项目或药物相继在欧美获批上市、风靡全球的CAR-T疗法在癌症治疗中展现出超群卓越的治疗潜力、基因疗法已成功治愈众多遗传性免疫系统疾病、血友病、眼睛和神经退行性病变等顽疾,也给人类带来了莫大希望。

 

2017年12月,美国FDA批准Spark公司的Luxturna药品上市,这是首款治疗眼科基因缺陷的药物,用于治疗leber先天性黑矇(LCA2,RPE65基因突变)。这一重磅消息被视为人类基因疗法的重要里程碑,更点燃了全球基因疗法市场的热火。

其实Spark公司早在1998年就开展动物实验研究,十年后才步入临床,随后在新英格兰杂志发表论文,标志着人类眼科基因治疗时代真正来临。2008年,正是大洋彼岸的科学成果启发了中国的一位专家,他开始思考应用基因疗法治疗罕见的眼科遗传病。

 

 

Spark点燃中国基因治疗星火

这位学者就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同济医院科眼科的医学专家李斌教授,经过十年潜心研究,他成功设计了基因治疗leber’S遗传性视神经病变(LHON)的药物并申请多项国家和国际PCT发明专利。2016年7月,在武汉光谷生物城的支持和帮助下,创立了武汉纽福斯生物科技公司(Neurophth,以下简称纽福斯),也是中国首家眼科基因药物研发公司,致力于眼科遗传疾病的基因治疗研究和药物开发。

 

据了解,LHON全球患者目前共67.5万人,中国有12.6万人,相比其他罕见病,人群基数够大。根据WHO对罕见病或孤儿病的认定标准——患者数量占总人口的0.65‰~1‰,美国的定义则是每年患病人数少于20万人,所以LHON也属于一种罕见病。2018年5月,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等5部门联合发布《第一批罕见病目录》,共计121种疾病,而LHON位列67位,鉴于国家政策红利,针对罕见病的孤儿药有望申请专审通道,降低新药申报周期,率先上市。

 

据了解,LHON是一种视神经退行性变的母系遗传性疾病,由德国学者 Leber于1871年首先发现。LHON是线粒体相关疾病,在中国,90%以上患者的 G11778A 基因位点突变,所以发病位点集中,针对该位点的基因疗法覆盖患者人群也较广。临床上,有相当一部分LHON患者在全球仍无有效的治疗方法。

 

而基因治疗恰恰是解决棘手眼疾的良方,原因就在于眼科的特殊性。李教授解释,眼睛是密闭的球体,药物仅注射局部眼球,对全身影响小,适合基因治疗;另外与眼科相关的基因多达220余种,任何一个基因突变都可能引起遗传性的视神经萎缩、渐进性视力丧失和致盲。而眼睛的基因突变并不会导致死亡,所以出生的眼病婴儿也多。“实践证明,利用核酸类药物来矫正基因缺陷或替代突变的基因的基因疗法是治疗致盲性眼科疾病最有前景的策略之一。”李斌教授认为。

 

纽福斯的技术方法是将重组ND4基因的腺相关病毒2(AAV2)注射进眼球的玻璃体腔,ND4基因在细胞质中翻译成蛋白质,再进入线粒体发挥作用。AAV2是经改造后的腺相关病毒,去除对人体有害的部分,再替换为患者所缺失的ND4基因,同时保留了进入细胞的功能,李斌教授介绍道,“腺相关病毒一般不会整合到染色体中,所以不会影响到细胞的正常功能。”

 

 

半年内总有效率远超欧美

李斌教授介绍,目前全球有十多家公司从事眼科基因治疗的研发,如美国的AGTC公司,Ophthotech公司,法国的genesight公司等,每家关注1~2个眼科遗传病,有重合也有差异,但国内仍是一片空白亟待填补。

 

李教授的眼科基因治疗研究起源于2008年。李斌教授团队进行了大量的体内外研究,2011年启动人体试验,成功完成全球首例LHON患者临床研究,其中6例LHON患者至今已观察8年,视力显著提高,3例LHON患者观察视野范围显著改善,首例患者视力从0.06提高到0.8,此结果已发表在Nature子刊上。

 

迄今纽福斯已完成152例LHON患者临床试验,6个月总有效率为71.4%且无任何不良反应,相形之下,美国GUY教授团队12个月的治疗整体有效率仅40%,法国genesight 11个月治疗有效率42%,纽福斯的疗效更好、安全性更高。李斌教授团队该项LHON基因治疗研究成果还获得2016年度“基因治疗领域全球十大进展之一”、2016年“中国眼科十大新闻”、2017年度“眼底病学组十大科研亮点”等称号。

 

所以李斌教授的AAV-ND4基因治疗技术,既是基因治疗线粒体疾病的关键核心,也是全球领先、更是全球独家的前沿技术。基于该技术的一代药物已研发成功,今后会逐渐开发二代、三代、四代的基因药物。为更快普及前沿的基因治疗技术,李斌教授在全国开展多次宣讲,亲自向一线医生讲授基因治疗概念,并且从一开始就考虑到用药的方便性与可及性,设计了易于医生操作的玻璃体腔注射AAV-2,便于开展眼科基因治疗。蓝色彩虹了解到,纽福斯目前处于临床前期研发阶段,今后还将拓展适应症,向其它眼遗传疾病基因治疗进军,如视网膜色素变性,遗传性视网膜劈裂等,终极目标是惠及全球1.5亿眼遗传疾病患者。

 

毫无疑问,作为国内首家眼科基因治疗公司,纽福斯代表了中国当前该领域的技术水平。由于美国起步早,目前国内眼科基因治疗也在快速发展,但与欧洲、日本、韩国等相比处于持平甚至领先,所以整体与全球技术同步。李教授认为,再过5年、10年,中国一定会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前景令人期待。“国内的很多眼科同行非常勤奋,一直致力于这方面的研究,已经取得很多成果,伴随近几年大批优秀人才回国发展,中国不断出台政策鼓励创新,基因治疗的发展环境越发有利,相信该技术一定能在中国大地上生根开花,并且造福全球病友。”

 

 

市场前景巨大获华大投资

虽然LHON是罕见病,但未来市场前景巨大。如今Spark的一支注射药售价85万美元,全球排名销售前十的药品均为罕见药。另据Evaluate Pharma报告,2017年,全球罕见病药市场规模为1240亿美元,较上一年增长8.6%;在未来5年(2017-2022),将以11.1%的年度复合增长率快速增长,2022年达到2090亿美元,在处方药市场中占比将达到21.4%。

 

华大奇迹之光正是看好眼科基因治疗的巨大潜力和显著社会效益,以及纽福斯丰富的临床资源和领先技术,天使轮就领投了纽福斯。华大奇迹之光创投基金副总裁赵炜文认为,眼球具有封闭特性,基因药物注入后影响范围小,所以基因治疗应用在眼遗传疾病最先发展成熟,而公司带头人李斌教授是眼遗传病基因治疗的权威,最先完成世界最大例数LHON患者临床试验,且没有一例安全性问题,其临床效果业内公认最好。奇迹之光战略投资纽福斯既拓展基因诊断业务版块,打通产业链,向基因产业下游延伸,也加速中国基因药物的产业发展。

 

实际上,纽福斯的核心骨干除了李斌教授,还有美籍华人徐尚志博士,是美国执行毒理学家,拥有20余年的研发经验,现担任研发总监;另一名创始人蔡大波,曾就职辉瑞和诺华,负责市场推广销售和品牌运营。整个团队还拥有海外基因治疗中心,中科院,武汉病毒所等一大批知名高校毕业,拥有三年以上产业化背景的海外人才,博士后、博士,硕士团队组成,所以完全由高学历技术人才组建而成。

 

李斌教授表示,未来市场目标一定是从中国扩展到全球,以造福更多患者。近期纽福斯向光基金捐赠若干治疗名额,免费救助LHON患者。“我们的目标是多方受益,患者、国家和企业都从中获益,为此纽福斯将不遗余力地继续努力。”李教授告诉记者。

 

 

关于光基金

光基金是深圳市关爱行动公益基金会旗下的专项公益基金,由华大基因的7位女高管自发捐款成立。旨在通过义诊、科普和宣传,将基因科技成果带给患者及家属,同时引起社会对失明儿童和LCA患者群体的关注与重视,并为全球范围内14岁以下的莱伯氏先天性黑矇 (LCA) 临床确诊或疑似患者提供免费的基因检测,帮助患者得到相应的医学救助。光基金的成员们坚信“基因科技可以造福大众,温暖我们的生命”。